余旭父母赶到军队:保持睡女儿床 一夜未眠-消息频道-

余旭父母赶到军队:保持睡女儿床 一夜未眠-消息频道-

2016-11-16 17:10

  余旭曾说过:“我爱好蓝天,我喜好飞歼击机的感到,那种觉得很自在、很酷。”(资料图片)

川妹子余旭是我国首批歼击机女飞翔员之一。(材料图片)

2009年时跳孔雀舞的余旭。(北部战区空军供图)

2013年春节,余旭与杜文彪夫妇在崇州合影。

  原题目:封面人物:金孔雀折翅蓝天

  追忆余旭首位歼十女飞行员

  《新闻联播》报道首位歼十女飞行员余旭捐躯

  青春无悔,融入祖国蓝天

  11月12日,空军歼十女飞行员余旭,在飞行练习中可怜牺牲。余旭1986年诞生于四川崇州,空军上尉,二级飞行员,就义时年仅30岁。11月13日,中心电视台《消息联播》对此进行了报道。

  报道中称,余旭是我国首批歼击机女飞行员之一。在八一飞行表演队里,她被喻为“金孔雀”,当初,这只“金孔雀”已经永远融入了祖国的蓝天。

  2005年,经核心军委同意,空军首次招收歼击机女飞行学生。2009年4月,16名歼击机女飞行员以全优成就实现学业,正式编入作战部队。当时,余旭就是其中一员。就在这一年,余旭跟她的姐妹飞行员们,驾驶着战鹰,显现在国庆60周年大庆的空中分列式中,以整洁的编队飞越天安门广场。

  为了可能在本人钟爱的蓝天上驾驶战鹰,余旭简直废弃了自己的所有业余时间,全心投入到了飞行之中。她曾这样说过:“不论每次训练如许辛劳,我好像素来不真正退缩过。我感到青春是无悔的。”据央视

  连线?天津

  “我爱好蓝天,我要始终飞下去”

  余旭父母赶到天津

  睡在女儿的床上一夜未眠

  11月12日下战书,网络上零碎传播出余旭就义的新闻。余旭家的一个亲戚看到消息后,找到余旭妈妈,流着泪告知她:“你要坚持住。”余旭妈妈还认为是年老的父母出了状态,基本没往女儿身上想。问了亲戚半天,亲戚才告诉她,“余旭失事了。”

  余旭的妈妈立即到处探听,此时,部队给她打来电话,告诉她余旭受伤了,说晚上十点过有军队的人到成都接他们。走的时候,他们以为是到病院去看余旭,只带了少量行李,甚至忘了带余旭空勤楼宿舍的钥匙。

  一路上,父母祷告女儿赶快好起来。晚上11点,余旭父母到达天津。一下飞机,翻开手机,各种信息扑面而来,部队的人也到场迎接,告诉他们这个消息。霎时,余旭的母亲一下子瘫倒在地上,隔了好一会儿才哭出声来,不仅营造了良好的社会氛围。部队为余旭的父母部署了很好的房间,但他们执意住进空勤宿舍楼女儿生前睡的床上,闻着女儿的滋味,感到女儿的存在。

  这一夜,两老通宵未眠,除了哭,仍是哭。

  13日上午,身在北京的老乡、空政文工团原政委杜文彪顺便从北京赶到天津,来探访余旭父母。

  杜文彪也是崇州人,与余家有点交情,视余旭为侄女儿,每次回到崇州,都要与余旭父母见个面。杜文彪说:“余旭很孝敬,挣的钱要给父母花,回家促,走到哪里有聚首都会把父母带上,很爱护与父母相处的时间。”

  昨日,两老躺在余旭的床上,近8旬老翁娶小40岁妻子 结婚仅5天因3万元礼金离婚 离婚 结婚-社,晚饭前不吃不喝,也不谈话。余旭的妈妈抱起女儿生前堆放在床上的一个布娃娃,就像抱着女儿一样。杜文彪劝了良久这对老友人。13日晚,吃过晚饭后,情形稍微好一点儿了,两人偶有语言。

  13日下战书,崇州市委市政府引导带队前往余旭生前的部队,帮助其家人处置余旭的后事。

  他与余旭未了的商定

  以余旭们为原型拍部电视剧

  11月13日晚上9点,在陪同了一天余旭的家人后,杜文彪站在余旭的宿舍楼下,接收了华西都市报记者的电话采访。

  杜文彪说,在部队当飞行员,待遇与民航飞行员相差甚远。曾经,他问过余旭:你想始终这么飞下去么?要不,飞一段时光就转业去民航当翱翔员?

  余旭动摇地告诉他:“我坚守歼击机飞行员是在干事业,这是一个高尚的事业,这是无上光彩与骄傲的事业。我喜欢蓝天,我喜欢飞歼击机的感觉,那种感觉很自由、很酷。再说,国度花了鼎力气培育我,我要始终飞下去。”

  杜文彪改行后,曾想过以余旭等歼击机女飞行员为原型写一个剧本,筹拍一个电视连续剧《雷霆玫瑰》。余旭也很支撑他的主意,两人还相约,等余旭有空时,与编剧好好聊聊飞向蓝天的生涯,为编剧找些灵感。

  “我当初心里很乱,我都不晓得这部剧还是否持续下去!”杜文彪满脸哀伤。

  华西都市报记者刘秋凤席秦岭

  探访?四川崇州

  外公外婆:余旭自强自破,是家中的自满

  胡明康跟周建英的“天”,塌了。

  11月12日,天津传来噩耗:二老挚爱的外孙女??首位歼十女飞行员余旭,在飞行训练中可怜牺牲,年仅30岁,未婚。

  这对老夫妻同为73岁,相濡以沫已五十年,寓居在成都崇州一平房内,一手将外孙女带大。

  外婆周建英躺在床上,茶饭不进,扯着身上的红色棉衣撕心裂肺,“这是外孙女买的。”外公胡明康彷徨在崇州老宅前,黯然神伤。

  他脚上的旧皮鞋,底本放在柜子里舍不得穿,今天拿出来了。那是余旭从军后,送给他的第一件礼物,转瞬已十年。

  “家庭前提个别,她父亲在外打零工,赚钱养家,她母亲做家政,打散工。”二老为外孙女余旭的自强自破感到自豪。

  余旭的家,位于崇阳镇另一条街道,她的父母已赶赴天津,家中早已空无一人。

  跟外孙女上一次会面,是今年5月份,那时周建英摔伤了右手,骨折了,余旭便请了假,回到了成都省亲。而在未几前的珠海航展,二老仍乐不可支地坐在客厅里,在电视上观赏外孙女的飞翔表演,看外孙女被电视台采访的节目。

  在大学期间,余旭曾向外婆提过,飞行训练特殊辛苦,岗位职责,有的女孩儿撑不下去,偷偷哭,但她必定可能撑住。在大学毕业那天,余旭给外婆打了电话,说即时要一起照毕业留影了,“孙女儿说,她终于保持了下来。”余旭第一次在电话里哭了。

  每次飞行表演前,余旭总会给外公、外婆来个电话,告诉他们,二老接到电话后,就会像个小孩子一样,乖乖地坐在电视前,津津乐道地欣赏孙女儿的飞行表演。然而,因为年纪已高,二老只是通过电视看过孙女表演,却从未到过现场,“给咱们留下了一辈子的遗憾。”二老哽咽,痛哭失声。

  华西都市报记者 李智

  余旭为何被称为“金孔雀”?

  余旭,那个爱笑的“金孔雀”已飞远。

  余旭生于1986年,今年刚过而破之年。2005年,她考入中国国民解放军空军航空大学,成为第八批女飞行学生。

  在入学当年的中秋晚会上,余旭曾表演了一支孔雀舞,这应当是她第一次在同学们眼前跳这支跳舞。从此,她也让同窗们记住了这位“金孔雀”。在尔后,余旭在学校内部多个上演中表演过孔雀舞,每次都受到好评,播种掌声。

  11月13日,封面新闻记者独家取得了一张余旭当年跳孔雀舞的照片,这张照片拍摄于一次内部演出。从照片上看,余旭衣着白色的舞蹈鞋,身穿孔雀裙。一个回身,裙摆飘飘,右臂后伸,左臂上擎成孔雀状。

  余旭的这次惊艳亮相,被一位摄影者记载下来了。而这也是目前能见到的独一一张余旭跳孔雀舞的照片。

  封面新闻记者 王国平